张广泗
张广泗少年时期以监生的身份被授为知府。康熙六十一年(1722年),前去贵州思州为官。雍正四年(1726年),又调往云南楚雄为官。当时云贵总督鄂尔泰讨伐作乱的苗族村寨,就用张广泗来辅佐他,并且上奏要将其改调黎平。雍正五年(1727年),张广泗被提升为贵州按察使。雍正六年(1728年),张广泗率兵赴都匀、黎平、镇远、清平等地驯服各个苗族部落,并根据不同的情况剿抚并用,之后被授为巡抚。 当时各个苗族村寨中,就属清平丹江的苗人最剽悍,张广泗派遣军队分道攻克小丹江、大丹江以及鸡沟等寨。属镇远管辖的上九股诸寨与丹江的苗人村寨接壤,也紧接着一个个被降服。下九股、清水江、古州的诸个苗寨全部被平定。向雍正帝上书报捷之后,雍正帝命张广泗与鄂尔泰纤细地议论一下善后的各个事务。 雍正十年(1732年),张广泗上疏雍正帝说:“清水江和都江连贯贵州、湖北、广东三个省,应当设置哨船联络声势。古州应该贮藏积粮,应该责成同知以下的人前去办理。还应当去教化当地的苗民。”雍正帝采取了他的建议并派人去办理。张广泗因功被授为世代承袭的喇布勒哈番。

清代将领。汉军镶红旗人。由监生捐纳入官。康熙六十一年(1722),选授贵州思州府知府。雍正五年(1727),升贵州按察使。因镇压苗民起义有功,擢贵州巡抚。雍正十年,准噶尔进扰哈密等地,张广泗为副将军。随宁远大将军岳钟琪征讨。奏劾岳钟琪调度失误,岳钟琪被革职。授张广泗正红旗汉军都统。十三年,准噶尔求和,师还,授湖广总督。时贵州九股苗反,授张广泗为经略,赴贵州,自将军以下皆听节制。广泗自凯里分兵3路进攻,苗定。授云贵总督,兼领巡抚。乾隆三年,修浚清水江、都江河道,以利商民。十一年三月,金川土司沙罗奔反,授张广泗为川陕总督主持金川军务。六月,小金川土司率众投诚。广泗以土兵为前驱进攻沙罗奔,自己则筑堡固守,迁延观望,久无进展。高宗复命大学士讷亲为经略前往,又起用岳钟琪至军营效力。讷亲、钟琪俱劾张广泗玩兵养寇,贻误军机,广泗遂被革职解京。高宗亲自在瀛台审讯,拒不服罪,以失误军机罪处斩。

基本介绍

张广泗汉军镶红旗人,清朝名将。以监生入赀授知府。康熙六十一年,选贵州思州。雍正四年,调云南楚雄。云贵总督鄂尔泰讨乱苗,以广泗佐其事,奏改调黎平。五年,擢贵州按察使。六年,广泗率兵赴都匀、黎平、镇远、清平诸地化导群苗,相机剿抚,超授巡抚。清平属丹江苗最悍,广泗遣兵分道攻克小丹江、大丹江及鸡沟等寨。镇远属上九股诸寨与接壤,亦次第降。下九股、清水江、古州诸苗悉定。疏闻,上命与鄂尔泰详议善后诸事,语详鄂尔泰传。十年,广泗疏言:“清水江及都江为黔、楚、粤三省通流,当设哨船联络声势。古州应贮米,责成同知以下董理。译人分别勤惰予糈,并授土官札付,宣布条约,化导苗民。”下部议行。叙功,授拜他喇布勒哈番世职。

准噶尔扰边,宁远大将军岳锺琪率师出西路。上授广泗副将军,召诣京师授方略。广泗至军,锺琪方自巴尔广尔移军穆垒。广泗将四千人出鄂隆吉,与锺琪会於科舍图,至穆垒。上召锺琪还京师,命广泗护大将军印。广泗疏言:“穆垒地处两山间,筑城其中,形如釜底,非屯兵进取之地。今筑城未竟,臣与副将军常赉两营当要冲,兵止二三百,即锺琪营亦仅数百,遇警何以抵御?准噶尔专用马,我兵必马步兼用,而锺琪立意用车,沙碛殊非所宜。至马步兵弓箭、鸟枪之外,止携木梃,全无刀戟,官兵莫不窃议。穆垒又无牧地,锺琪留马二千馀,悉就牧乌兰乌苏、科舍图两地,敌人窥伺可虞。驻兵数万人,粮运最要。地多丛山大岭,车驼分运,必绕出沙碛。锺琪闻寇至,辄令停运,以此迟缓。锺琪张皇刚愎,号令不明。题奏奉到谕旨,临时宣传,莫测诚伪。”上夺锺琪官,命广泗还军巴尔库尔。广泗奏军还巴尔库尔,分兵防洮赉、无克克岭,断敌南走道,防廋集察罕、哈马尔,断敌西来道;巴尔库尔北为镜儿泉、噶顺、乌卜图克勒克诸地,东北为图古里克、特尔库勒诸地,敌自沙碛来,处处可通,皆置兵守。他诸要隘并设卡伦,巡护牧厂,哈密、塔勒纳沁皆增兵为备。寻以查郎阿为大将军,授广泗正红旗汉军都统,留军。十一年,广泗将万馀人分驻北山。十二年,诇寇至乌尔图河,檄副都统班第达什、降调总兵张元佐及提督樊廷逐捕,越噶顺至鄂隆吉大坂,击破之,斩四百馀人,获三十六人。捷闻,命议叙。十三年,准噶尔乞和,师还。授湖广总督。自鄂尔泰定苗疆,至是九股苗复为乱。尚书张照偕将军哈元生、副将军董芳率兵讨之,久无功。

高宗即位,授广泗经略,赴贵州,将军以下听节制。广泗疏劾照阻挠军机,徵集兵数万,元生沿途分布,用以攻剿者不过三千,顾此失彼。芳驻守八弓,仅事招抚。巡抚元展成治赈,条款纷错,官民并困。上为夺照、芳、展成等官,命广泗兼领贵州巡抚;罢元生将军,以提督听广泗驱策。十二月,广泗至凯里,分兵三道进剿:副将长寿出空稗,总兵王无党出台营,广泗督兵出清江地曰鸡摆尾,刻期并进。破上九股卦丁等寨,毁其巢,馀苗走入牛皮大箐。

乾隆元年正月,广泗令诸军合围,获其渠包利等,斩万馀级,诸苗悉定。授广泗云贵总督,兼领巡抚,进三等阿达哈哈番世职。奏定镇远、安顺、大定、平远诸营制,增贵州兵额,都计二千九百有奇。三年,复请濬治清水江、都江,增炉铸钱。皆下部议行。五年,请入觐,会湖广城步横岭等寨红苗纠粤瑶为乱,命广泗往勘。九月,授钦差大臣,楚、粤提镇以下受节制。十一月,乱定。六年正月,至京师,乞归葬,赐其父母祭。贵州黎平黑苗复纠粤瑶为乱,命广泗还贵州按治,获苗酋石金元等置之法。十年,加太子少保。

十一年,大金川土司莎罗奔为乱,调川陕总督。广泗至军,小金川土司泽旺土舍良尔吉来降。八月,遣总兵宋宗璋、许应虎分道攻勒乌围,副将马良柱攻噶拉依,副将张兴、参将买国良继进。山险碉坚,转战逾二年,师无功。十三年,疏劾良柱自丹噶撤军失炮械,命逮诣京师。上授大学士讷亲经略,出视师,并起岳锺琪赴军,诏责广泗师老气怯,调度失机宜。广泗奏报攻克戎布寨五十馀碉,谕曰:“此亦小小攻克耳。伫待捷音,以慰西顾。”讷亲初至,督攻碉,师败绩。总兵任举为骁将,战没。乃议令官军筑碉,谓与贼共险。上以为非策,责广泗附和推诿,严谕诘难。讷亲劾广泗分十道进兵,兵力微弱,老师糜饷;锺琪亦劾广泗玩兵养寇,信用良尔吉及汉奸王秋,泄军事於敌。上责广泗贻误军机,夺官,逮至京师,上御瀛台亲鞫。广泗极言其枉,命用刑,辨不已。上谕曰:“金川用兵,张广泗、讷亲前后贻误。广泗初至军,妄为大言,既久无成效,则诿过於部将。及讷亲往,乃复观望推诿,见讷亲种种失宜,无一语相告。见其必败,讪笑非议,备极险忮。盖恐此时奏闻,犹或谴责,不若坐视决裂为得计也。朕详悉推勘,如见肺肝。讷亲且在其术中而不觉矣。广泗熟娴军旅,与讷亲并为练达政事之大臣,乃自逞其私,罔恤国事。今朕明正其罪,以彰国宪。”下军机大臣会刑部议罪,当失误军机律斩。十二月,斩广泗。后十日,谕并诛讷亲。